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企业特写篇:中环股份是另类的草食型企业

大象  

中环股份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在许多老板都在强调狼性,学习其实连华为都没有承认过的“狼文化”的今天,中环股份却是另类的草食型企业。

肉食型企业会尽可能快速扩张,滴滴、美团等互联网企业,国美、碧桂园等传统企业,尽皆如此;光伏企业中更是不在少数,每每掀起一轮又一轮的扩张高潮。

但中环却是另外一种画风:不着急赚钱,缺少攻击性。

行业最好的那些年,中环会给合作伙伴让一些利,多投入一些用于半导体硅料的研发经费,而且手中永远握着足够的现金流。2018年行业陷入低谷,其它企业利润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中环却又逆势增长。中环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其营业收入138亿元,同比增长42.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2亿元,同比增长8.16%。

神仙操作。

不要小瞧这一点,一家企业能够控制利润,说明对于行业发展有极其强大的把握能力,能够控制企业发展节奏以及资本追逐利润的天性,也能够看清未来发展方向,立于不败之地。

强大、克制、智慧。

除了主营的硅片业主,中环与协鑫、Sunpower、东方电气、苹果公司都有参股性的合作或深度战略合作,但却都是以对方为主。

由于中环硅片品质好,在市场上非常紧俏。中环的销售策略,保证老客户的供应,支持优秀的高效客户,中环更重视长单,所以显得有点“挑食”。

三十多年的光伏从业经历,让中环股份和沈浩平不怎么计较一时一地之得失,而是追求长期稳健的发展。所以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不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企业。

但这家企业,现在支撑着几乎全部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高效电池和组件技术。PERC、HIT、MWT、IBC,越是做高效电池的企业,越是喜欢中环。

共同富裕。

本来如此

当看到2018年产业政策、市场、技术均出现剧变,诸多企业面临巨大的选择风险,甚至有些企业因为行业技术进步过快而逐步陷入险境之时,笔者专门驱车至天津,向这位智者寻求智慧。谈到忧心很多企业可能为今天甚至过去的选择在明天买单,也忍不住抱怨政策的断崖式调整时,他的一句话让笔者重新思考这个行业。

“老曹,这世界本来如此。”

这世界无论是在“Go low”还是“Go High”,企业能够做的,就是在对错之上,坚持并尊重客观规律。“跳出光伏,你再看,我们产业并不是个例”他说,“很多行业遇到的挑战比光伏还大得多。”

image.png

中环股份董事长  沈浩平

不久前,沈浩平,刚劝退了一位业内老友投资PERC电池的打算。“等你的产能释放,业内已经过剩了。”他如是说。

即使是现在,还有很多门外汉还在妄言光伏没有门槛。实际上,随着产业发展和政策变化,能存活下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能持续盈利发展壮大的更是凤毛麟角。还认为光伏没有门槛,觉得很简单的,怕不是折架纸飞机就觉得自己马上能登月了。

但越来越高的门槛也意味着竞争的全面升级。其中最为困扰光伏企业家的就是技术路线的选择,一旦出错,企业在三五年内将背负沉重的包袱,甚至一蹶不振。

所以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来找到中环,跟这位业内有三十年经历的单晶匠人、最懂技术的企业家、单晶硅片双寡头之一的掌门人、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请教未来的发展。

中环现在与几乎所有国内从事高效光伏电池研究的企业都有深入合作。“所以其实我们可能比电池企业更容易全面的看到整个行业形势。”沈浩平告诉笔者。某某家3GW N型电池,某某家1.5GW HIT,某某家PERC产能还要扩张。根据中环的统计,2020年一季度,光伏行业将拥有80GW的PERC电池产能和10GW的其它类型高效电池。沈浩平认为,这一波PERC电池的格局已定,企业想投资新的生产线,可以瞄准未来三年后的技术路线。

image.png

他的办公室里有一块白板,在笔者请教未来产业发展方向和不同技术路线如何选择时,他画了个矩阵图,写到下面,有些吃力的单膝跪地在白板上手书。

“光伏电池效率分两块,电池企业的技术可以看做是在‘堵漏’。”沈浩平说,“另一块是晶体里面的事情,需要我们这些材料企业来做。”他毫不谦虚但也毫不夸张的说了一句:“材料方面,我们理解很深。”

他认为,PERC技术至少还有3年的潜力,可以做到23.5%的量产效率,但同时IBC电池、MWT组件、HIT电池等技术都会通过量产降低成本,而对于IBC和HIT电池来说,做到23%的效率很容易。届时,几种技术路线的成本可能会首次神奇的出现“交汇点”,尔后PERC技术可能会完成历史使命,逐步退出舞台。

这也是为何沈浩平劝老友不要现在进场的原因:随着PERC产能完全释放,该环节的利润越来越薄,早已过了投资PERC的黄金时间。

“再往后,一定是N型电池的天下。”他笃定的说。

任公子的N型大鱼

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犗以为饵,蹲乎会嵇,投竿东海,旦旦而钓,期年不得鱼。——《庄子·外物》

庄子中有个故事:任国(现山东济宁)公子做了个大鱼钩系上粗大的黑绳,用五十头牛牲做钓饵,蹲在会稽山上,把钓竿投向东海,每天都这样钓鱼,整整一年一条鱼也没钓到。不久大鱼食吞鱼饵,牵着巨大的钓钩,急速沉没海底,又迅急地扬起脊背腾身而起,掀起如山的白浪,海水剧烈震荡,吼声犹如鬼神,震惊千里之外。

N型硅片,从对效率起决定作用的少子寿命和迁移率,再到因为没有硼氧对带来的更低的衰减率,各方面都比P型硅片要好。但由于磷元素与硅元素不如硼元素融合得好,因此工艺更为复杂,在工艺上偏向半导体,中环在N型硅片上,占据了全球最主要的市场份额。

没有人可以和大势背道而驰。但云顶国际是一个风口常常变化的行业,企业往往各领风骚数年,但风往另一个方向吹的时候,原本的市场领袖却往往积重而难返。“我们其实一直警惕的,是随时有跟随市场变化的能力。”沈浩平说,所以中环股份在前些年从来不想当老大,采取的是跟进策略。

直到今年3月19日,中环股份抛出90亿元的扩产计划,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意向书,共同投资90亿元用来建设“中环五期25GW单晶硅项目”,其中呼和浩特市政府所属国有企业投资8亿元,建成达产后中环股份单晶硅片总产能将超过50GW。

中环开始提前转弯。

据沈浩平透露,新的工厂将按照半导体级生产需求设计,这对产业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未来的光伏制造环节的竞争,将集中在两个环节,设备造价和生产工艺:光伏设备成本和效率不断进步,新的生产线往往比旧线性能大幅提高,同时整个云顶国际的精度以及新的叠加工艺,都在朝着或者已经实现了半导体化。

根据公告测算,中环股东新的生产线平均每GW初始投资仅为3.6亿元,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低折旧叠加内蒙低电价,新产能生产成本将显著降低。项目建成后中环产业园单晶硅年产能将超过50GW,成为全球最大的高效太阳能用单晶硅生产基地。

而谈到工艺,十几年前,在行业利润最好的时候,中环就年复一年的在半导体领域投入大量研发资金,这份耐心,让像笔者这样的人,在后知后觉时,为之动容。

光伏行业很多人或许会诧异,为何在选择跟进策略这么久之后,中环这次会选择成为他们一直拒绝的“老大”。

笔者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那个在2008年第一次光伏寒冬来临,行业认为“天塌了”的时候,破釜沉舟,说服高管团队抵押房产,“赌”上身家性命的沈浩平。

实则稳如磐石。

作者:曹宇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 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 看不清,点击换一张  刷新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